52狗狗网

青岛志愿者“救狗行动”遭狗贩夫妇过激反抗被带走!

时间:2020-08-08 来源:半岛网分享:
    导读:青岛志愿者“救狗行动”遭狗贩夫妇过激反抗被带走!最近几年关于救狗志愿者和狗贩子的矛盾经常看到,对这件事情,网上褒贬不一,但救狗的行为是没有错的,究竟如何救?怎么救?就要看具体情况了。但最重要的还是在法律的框架下行动,不光是狗贩子还是救狗志愿者,遵守法律是前提。下面我们来看看。
青岛志愿者“救狗行动”遭狗贩夫妇过激反抗被带走
    狗狗是人类的重要动物伙伴之一,全国城镇宠物犬已超5500万只,但随着宠物狗数量增多,遭遗弃犬只不断增多,偷狗、毒狗事件屡见不鲜,甚至在《食品安全法》明文规定,肉类要有检验检疫以及溯源体系的前提下,一些黑店仍偷卖狗肉。
    在新冠疫情未彻底消除的情况下,更存诸多隐患,一方面是一些大的屠狗黑窝点,年利润可达数十万元,一方面救狗志愿者群体正在悄悄形成规模,成为打击屠狗黑产业链的民间力量,近日,记者跟随志愿者,直击了惊心动魄的救狗现场。
    01、下午1点丨20多名志愿者进村救狗
    8月5日下午1点钟,记者跟随“救狗组织”志愿者小C(化名),开车前往即墨方向。小C是个大眼睛的90后漂亮女孩,她非常喜欢小动物,自己还养了宠物猫和宠物狗。我们此行第一个目的地是青岛市公安局即墨分局蓝村派出所。小C告诉记者,当天有来自青岛各地的志愿者20多名,大家约好在派出所门口集合,陪同执法工作人员一起前往狗贩住处。
青岛志愿者“救狗行动”遭狗贩夫妇过激反抗被带走
6只狗被关在狗贩家的后院
    但是当我们到了即墨蓝村派出所门口,其他志愿者已经出发去了狗贩住处蓝村四里村。没能跟“大部队”会合,记者和小C又独自开车前往蓝村四里村。当车驶入四里村,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村子里静悄悄的,村里的道路仅够两辆车并排同行,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快到导航目的地时,村里突然驶过两辆小皮卡,每辆皮卡车的斗篷里都坐了近十个男子,四五十岁的样子。小C突然紧张地小声嘀咕:“妈呀,这不是狗贩叫来的帮手吧?我们有次去狗贩家里救狗,对方都抡起斧头要砍人了。”
    终于到了导航目的地,迎面走来一位志愿者小D(化名),示意小C停车,告诉她在车里等待不要下车。记者发现马路旁边停了五六辆志愿者的车,这里离狗贩家有一条街的距离。此时,志愿者们已经会合,正等待公安民警和城管执法人员一起行动。而志愿者小D一早就守候在这里,一直在观察老K家人员出入情况,确保狗贩人在家里,可以实施突击行动。
    救狗组织志愿者小A告诉记者,他们都是自发参与的热心市民,群里有100多名志愿者。老K是他们的老对手了,去年他们曾经蹲点查到过他的屠狗点,但是因为走漏了风声,没有抓住老K的证据。这次蹲点是他们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他的家。
    2、下午3点丨狗贩泼水抡铁锨夺相机
    大约下午3点左右,青岛市公安局即墨分局蓝村派出所和即墨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蓝村市场监督管理所联合执法的车辆到达会合点,志愿者们也都从车上走下来,准备开始行动。
    这时候正好狗贩老K(化名)的媳妇骑电动车从外面回来了,准备进门,执法工作人员认为这是个比较好的时机,于是迅速跟随老K的媳妇冲向他家。就在老K媳妇进门后还没来得及关大门的时刻,执法工作人员和20多名志愿者一起拥进了老K家的院子。
    记者跟随志愿者来到了老K家,一进院子就看到了两个大冰柜,冰柜上放着一个泡沫箱子,上面写着“老K狗肉”。老K的媳妇在停电动车,老K从屋里走了出来,这时两人反应过来了,情绪马上变得激动起来。夫妻二人看到志愿者们拿着手机在录像,迅速端起院子里的一盆水,骂骂咧咧泼向志愿者。在连泼两盆水的攻势下,志愿者们后退到了大门外。整个院子里乱作一团。在泼水时老K还滑倒在自己泼水的地面上。执法工作人员马上制止了他们夫妻二人的过激行为,对他们进行了执法说明。退出院子后的志愿者,来到了老K家后院的一处蓝色围挡处。志愿者们把蓝色围挡的铁皮掀开一个口子,院子里立马传来阵阵狗叫。“狗狗们在这里!狗狗们在这里!”志愿者们进入蓝色围挡后,看到了一笼6只狗,有泰迪、德牧、边牧和土狗。它们挤在一个铁笼里,仅有转身的空间,身上全是泥,散发出阵阵臭味。
青岛志愿者“救狗行动”遭狗贩夫妇过激反抗被带走
志愿者被狗贩用铁锨打中胳膊留下红印
    也许是听到了狗叫,此时老K的媳妇突然拿着铁锨冲了进来,冲着志愿者人群一阵乱挥。一名女志愿者的胳膊和后背被铁锨狠狠拍了一下,胳膊上顿时出现一条红印。一名男志愿者的膝盖被砍了一下,现场一片混乱。执法工作人员听到院子的动静赶了过来,和志愿者一番争夺才拿下老K媳妇手中的铁锨。被夺下铁锨的老K媳妇并不罢休,她转头追向一位手拿相机的志愿者,一把揪住他的衣服要抢夺相机,执法人员和志愿者们马上赶过来制止了她。混乱中一名操作无人机拍摄现场画面的志愿者被碰掉了操控机器,在上空飞行的无人机也坠落在树上。
    现场执法工作人员见老K夫妻二人气焰非常嚣张,打电话请求警力增援。没一会,增援警力到达现场。现场执法工作人员增至8名,才将老K夫妻二人控制住。下午4点左右,被砍伤膝盖的志愿者被送往医院。老K和媳妇被执法工作人员带走做笔录。部分执法工作人员留下看护现场证据,等待笔录结果。
青岛志愿者“救狗行动”遭狗贩夫妇过激反抗被带走
执法人员将狗贩带走做笔录
    3、晚7点丨6条狗狗获救被接走
    在等待询问结果的过程中,志愿者联系了动物保护组织,等待对方派车来接走狗狗。现场执法民警也接到通知,将院里的冰柜暂时查封,用封条封印。据一位看过冰柜并录下视频的志愿者介绍说,冰柜里装满了疑似狗肉的各种肉类,有被剥皮后的整只狗,也有被分割好的大腿等各种冷冻肉类。
    随着院子里动静越闹越大,疑似老K在村里的亲戚朋友们也陆续赶到,在门口与志愿者争执不断,对方人越聚越多。天色渐渐暗下来,在村里停留对志愿者来说并不安全,但他们还是决定留下来等待接狗狗的车辆。大约晚上7点多钟,动物保护组织派来接狗狗的车辆到了,志愿者将狗狗安全送上车后,与现场留守的执法人员一块陆续开车返回。
青岛志愿者“救狗行动”遭狗贩夫妇过激反抗被带走
在狗贩家中发现的脱毛机器
    4、幕后:贩狗屡禁不止,只因黑产业利润惊人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国家有关部门实施最严野生动物管控举措,农业农村部公布的《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首次明确了33种家养畜禽种类,但狗并没有被列入。农业农村部在说明中回应,随着人类文明进步和公众对动物保护的关注及偏爱,狗已经从传统家畜“特化”为伴侣动物,国际上普遍不作为畜禽,我国不宜列入畜禽管理。那为何这些黑屠狗点还是屡禁不止呢?
    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狗肉的市场价大约为:带皮大腿68元一斤,不带皮狗肉50元一斤,碎肉(汤)38元一斤。屠狗点的狗来源,多为流浪狗,或者被捕来的宠物狗,或者被遗弃的流浪宠物狗。收一只狗的成本几乎为0,按照市场价一斤狗肉50元,一只二三十斤的狗便可卖得1000多元。狗贩们一年的收入高达几十万元。部分餐馆的“特色菜”就是狗肉,聚集了众多喜食狗肉的食客,也为黑狗肉产业链提供了极大的下游变现空间。
    据相关法律人士介绍,我国《食品安全法》第123条规定,禁止生产经营的食品包括“未按规定进行检疫或者检疫不合格的肉类,或者未经检验或者检验不合格的肉类制品”,也就是说,黑狗肉店销售未经检验检疫的狗肉是违法行为。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十万元以上十五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一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十五倍以上三十倍以下罚款。
    对话救狗人:
    “不害怕,我们背后有法律,有正义”
    记者:“救狗组织”的志愿者什么年龄段的人居多?
    志愿者小A:什么年龄段的人都有,干什么工作的人都有。但其实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是做什么工作的,家庭情况是怎样的,这些私生活的东西我们很少聊,私下聚会聚餐见面这样的情况都没有,我们聊天的话题只有一个:怎样去救狗狗。每次见面只在救狗现场,到了现场大家才知道,奥,你是网名某某。我们彼此称呼都叫网名,没人知道彼此的真实姓名。
    记者:你养宠物吗?
    志愿者小D:我养宠物,我特别喜欢狗,我家养了6只狗,我特别看不得流浪狗无助的眼神,经常从路上捡流浪狗回来。
    记者:救助流浪狗开销大吗?
    志愿者小D:大,非常大。流浪狗一般都有病,夏天这些流浪狗中得狗瘟特别常见,去趟宠物医院全身检查就要五六百元,打退烧针什么的,没个1千块下不来。基本上人去趟医院花多少钱,狗和猫去医院就花多少,一点儿也不少花钱。
    志愿者小A:追踪狗贩的花费也不少,这些屠狗点都在农村比较隐蔽的地方,得开车追踪他们。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也不能开自己的车,容易暴露自己。所以要打车或者包车,追踪一次要几百块的路费。这些狗贩警惕性比较高,追踪好几次才找到他们的屠狗点,你算算光路费就要几千元。
    记者:那这些救狗的开销从哪里来?
    志愿者小A:没有人给我们发工资,也没有人资助我们。全是自己花钱,这个志愿者群体里有生活比较富裕的,也有不富裕的。花销都是从自己的生活中节省吧,大家每次出来执行“救狗”行动,往往要一天的时间,好的情况路边吃碗拉面,有的人带个面包充充饥就行了。
    记者:是怎样开始做救狗这件事的?
    志愿者小A:去年我在马路上走,突然看到一只流浪狗躺在草丛里叫,好像是受伤了,那个叫声特别揪心。我想去帮助它,但是因为当时我和家人一块要赶着去吃饭,所以就没有去管它。我当时心想:要是我吃完饭回来它还在那里,我就管它。可能是我和它有缘分吧,我吃完饭回来它还在。我就带它去宠物医院,因为我没有养过宠物,还到处求助怎么救治它,有没有组织收养它。就有人把我拉进一个救狗群里,慢慢地我就开始做救狗这件事。
    记者:救狗行动经常遇危险吗?
    志愿者小A:对,经常。这些屠狗点都在农村,狗贩都是村里的坐地户,干屠狗这个行业的人都有点“社会人”的性格。你也看到了,现场来了8名执法人员还控制不住局面。上次我们打击一个黑屠狗点,狗贩直接拿着斧头就来了。
    志愿者小D:断人钱财,人家肯定跟你急眼红眼。这些大的狗贩一年挣个百八十万很轻松,养猪养牛还有成本,他这没有成本,都是白捡来、白抓来的狗。上次我们打掉的那个黑屠狗点,在车里翻出他的出货单,一个月就厚厚的一摞,百八十张是有了。
    记者:面对这样的危险害怕吗?
    志愿者小A:不害怕,我们背后有法律,有正义。
    记者:为什么要冒这么大风险去做这件事呢?
    志愿者小A:总要有人做这件事。你不管我不管,黑产业就会更猖狂。而且狗狗亲近人,简直就是傻白甜,狗贩子给个火腿肠什么的就可以近身,被抓走了。它那么信任人类,人要把它抓走剥皮、大分八块,是不是很残忍?
    志愿者小D:当你看到那些被救出的狗狗,你会觉得你付出的都值了,真的。去年我们打掉了一个经营了十几年的屠狗点,救出来了28只狗。我们站在狗面前,28只狗一声也不叫。多可怕,你想想,这些狗被吓破胆了都,旁边的狗毛都一尺高了,狗毛里到处散落着血淋淋的狗头。这些活着的狗天天看着旁边有人杀狗,它们都被吓得不敢叫了。
    记者:全国这样的救狗志愿组织多吗?
    志愿者小A:多,非常多。北京、深圳这些城市都有,我们也会经常交流经验。但是你看网上关于救狗组织的新闻很少,我们是一个不愿意过多曝光的群体,我们希望大众关注屠狗黑产、关注食品安全,不要关注我们。我们都是普通人。
    记者:对“救狗行动”有没有一些目标?
    志愿者小A:我们希望青岛屠狗卖狗肉这些黑产业、黑窝点为0,这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呼吁更多的市民,更多的政府执法部门能重视打击屠狗黑窝点的重要性,我们希望青岛这个城市变得更美好。
    ◆来源:大众报业·半岛新闻 记者 裘石
    原标题:事发青岛,志愿者“救狗行动”遭狗贩夫妇泼水、抡铁锨、夺相机……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2641687017@qq.com*
上一页     下一页
相关文章
狗狗症状自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