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猛犬卡斯罗
  • 猛犬比特犬
  • 猛犬杜高犬
  • 猛犬马犬
  • 猛犬狼青犬
  • 猛犬阿拉斯加
  • 猛犬德国牧羊犬
  • 猛犬高加索犬
  • 猛犬罗威纳犬

小说藏獒-关于藏獒的小说分享

时间:2018-02-05 作者:爱宠爱生活 点击:
一、命中注定
楔子:
对于傅杨河来说,班觉贡布就是一头年轻力壮的藏獒,从他闷声不响地盯住自己的时候,他就有一种要被吃了的恐惧感。为了不被吃,他有心把这头野生藏獒驯养成萌宠,驯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发现,藏獒到底是藏獒,喂不熟,想要脱身,已经晚了。
小说藏獒
对于班觉贡布来说,傅杨河是什么样还真不好描绘,他本就不善言辞,但是他觉得傅杨河身上有一股味,浑身荡漾着一个讯息:你有本事来吃我呀来吃我。
既然对方整天给自己发射这个讯息,好像不吃一下也说不过去,于是他便连皮带骨地把傅杨河给吃了。
傅杨河原来给班觉贡布的定位是小鲜肉。依着他的理解,班觉贡布在他眼里就是一块小鲜肉,殊不知在班觉贡布的眼里,他才是一块鲜肉,而且是能叫人食髓知味的美滋滋的一块好肉。
傅杨河是一块好肉,人人都这么觉得。
可是这么一块好肉,眼看着要变成老腊肉也没人吃,不是没人想吃,想吃这块肉的如果排排站,大概从头望不见尾。之所以没人吃,是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这块肉应该很多人吃吧?”
“这么好的肉应该轮不到我吃吧?”
“这么好的肉应该很多人吃过了吧?”
傅杨河心想,他成了一个老处男,他也很绝望啊,真的没有人要吃他!
还好他碰见了班觉贡布,这年轻汉子想的少,心里想吃,直接张嘴就吃了。
谢天谢地,他终于被吃了。傅杨河长吁一口气……虽然这藏獒吃肉能力太惊人,吓到了他这个都市来的小泰迪。
傅杨河身上最大的两个标签是唱戏和跳舞,小时候学过戏,长大了是个舞蹈家,跳起舞来要人命。
班觉贡布会颇有些不要脸地说:“真不愧是唱过戏的,嗓子那个能叫啊……”
或者:“真不愧是跳舞的,身体这个能折腾啊,什么姿势都……”
而关于班觉贡布身上的关键词,是小鲜肉和康巴汉子。 
傅杨河常常要面对这样的对话:
“你男人多大了?”
“……二十三四吧。”
“哎呦,养了个小狼狗啊。”
“……”
“哪里人啊?”
“……康巴……”
对方这一回反应更夸张,捂住嘴,瞪大眼睛,两眼放光地看着他:“康巴汉子啊,你受得了么?”
“……”
傅杨河颇有些不满又害臊地想,我也是练家子,怎么就受不了,真是小瞧人。 
------
这世上总存在这么一个人,不分国家,也不分民族,更不分性别和年龄,他与你身体契合,灵魂熨帖,是你命中注定的爱人。
这是最美好的一年,所爱之人,都会相见。
二、康巴汉子
《 风花雪月》。傅杨河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很是喜欢。所以当这个名为《风花雪月》的大型实景演出的邀请函交到他手里的时候,他几乎不假思索就接了下来。
《风花雪月》不是国内第一个大型实景演出,却是投资最大的一个,又是国家“民族团结一家亲”的重点扶持项目,所以在参与人员的选拔上也是慎之又慎,能参与到团队里的都是各领域的顶级人才,傅杨河作为国内舞蹈界的拔尖人物,成了《风花雪月》的编导。 
从接到邀请到准备出发,中间也就短短的一周时间。在这短短一周里,傅杨河迅速完结了手头的工作,然后给自己放了一天假,睡了个昏天暗地,一直到助理小唐找上门来。
五月初的天气不冷不热,正是贪睡的好时候。傅杨河还没完全从困意中醒过来,开完门就又扑倒在床上。小唐在旁边椅子上坐着,时不时地拿眼去瞟傅杨河屁股上叫人无法忽视的两团肉。
趴着也这么翘……练舞练的?
“都安排好了么?”傅杨河终于过了起床气,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爬起来,睡眼惺忪地问小唐。
“都安排好了,负责人说了,从拉萨下了飞机就有人来接,地方有点偏远,得坐大巴过去……刚才黄静晨他们打电话过来,说他们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我让他们明天在机场集合。”
静晨是傅杨河最得意的学生,今年刚得了桃李杯青少年组的金奖,可说后生可畏,这一次过去,他要带着自己的团队,黄静晨就是其中之一。傅杨河“嗯”了一声,就又趴了下来。
跳舞的男人很多头发都有点长,傅杨河还扎了个时下流行的丸子头。小唐看着他白白的脸蛋,红润润的嘴唇,略上扬的眼尾,心里很是嫉妒。这人明明是个老古董,偏偏长了一张妖艳贱货的脸,年纪不轻,奈何生的嫩,看着像桌子上那盘五月的樱桃,鲜嫩多汁。
“咱们要去的是西藏昌都哪儿来着?”
“……康乌。”
傅杨河觉得这地名陌生,小唐补了一句:“属于康巴藏区。”
说到这里,小唐明显兴奋起来了,挤眉弄眼地唱道:“康巴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傅杨河一看小唐这个小基佬春心荡漾的模样,就知道此事不简单。
小唐见他满脸疑惑,打量了他一会问:“你竟然不知道?!我就说呢,你怎么一点都不兴奋!康巴汉子没听说过么,你搜搜看!”
傅杨河摸到手机,拿了枕头垫在下巴上,用手机搜了搜“康巴汉子”四个字,结果就看到了诸如类似的标题:
《为什么康巴汉子在全世界都很受女性欢迎?》
《缺氧——我和康巴汉子的癫狂岁月!》
《为什么都说男不入川,女不入藏?》
再看下面的相关搜索,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少儿不宜的小黄文。 
傅杨河便随便点开了一个,只见上面将康巴汉子说的天上有地上无,雄浑刚猛器大活好,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雄性中的雄性,男人中的男人。一句话,简直是女人梦寐以求的极品情郎!
傅杨河抬起头来,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小唐:“这确定不是小黄文?这种你也信?”
小唐道:“虽然都是传言,但也未必全是假的,你想啊,康巴地区属于西藏高原,地广人稀环境苦,加上生活和医疗条件差,婴儿存活率都很低,长久以往下来,优胜劣汰,就导致藏族地区能存活的都是体质、基因的优胜者,康巴汉子不也就越来越强壮了?不光康巴,但凡是环境艰苦不容易存活的地方,能活下来的肯定都是强者。”
这个……貌似也是有些道理。
“可是我去过拉萨,我觉得还好吧。”
“拉萨又不是康巴,藏人按地区分,有博巴,堆巴,藏巴,卫巴,康巴,还有安多哇,个个粗犷强健,民风淳朴,可若论长相,还属康巴的汉子最英俊。五官深邃,鼻梁高挺,一般的就一般了,可要帅,就不是一般帅,是巨帅!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鱼线,公狗腰,器大活好够狂野。”
小唐心里显然已经春水横流,光靠想象已经心花怒放。
小唐全名唐昊,是他恩师的堂侄,做他的助理也有三年了,人很机灵活泼,爱好男。
他这个爱好男,可不只是说他性取向是男人,而是他把男人当做自己的爱好。年纪轻轻,尝过的男人却如过江之鲫,眼光也因此越来越挑,他说帅,那估计是真帅。
傅杨河心里隐约有些小激动。
因为傅杨河,性别男,爱好也是男。
“对了,痴情种说打你电话打不通,打到我那去了。”小唐说,“他让你给他回个电话。”
小唐口中的痴情种,说的是张跃。
张跃到底追了自己几年,傅杨河也不记得了,其实有那么几回,他都想,算了,大概也找不到比张跃对自己更好的人了,从了他得了,但每次都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他就是不喜欢张跃,能怎么办呢。前段时间张跃喝醉酒,居然要啃他,被他一脚给踹倒了,自那以后就再没见过面。
傅杨河说:“不管他,我要去西藏了,他有本事就追过去。”
提到康巴,很多人以为就是在西藏,其实它在四省的交界处,包括四川的甘孜、阿坝、木里,西藏的昌都,云南的迪庆,青海的玉树等地区。而昌都作为“藏东明珠”,是康巴文化的发源地。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九宿县康乌乡。
大巴车行驶在颠簸的山间小路上,傅杨河拿帽子遮住半边脸,如今太阳西斜,红艳艳的阳光却依旧晒得人睁不开眼。 
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只听到了一阵喧闹声,周围终于不再是高低起伏的草地山峦,出现了零零散散的人家。傅杨河将帽子移开,就看见一排排的厂房,看来是到地方了。
“就这啊?”车子停在了厂子的一块空地上,小唐伸着脖子往外看了一眼,回头对傅杨河说,“比我想的艰苦一点。”
傅杨河从行李架上拿了包。小唐忙伸过手来,他却已经将包背在了身上:“你拿你自己的吧,我自己来就行。”
外头乱哄哄的,前面率先下了车的黄静晨喊道:“傅老师,你快看,藏戏。”
藏戏,藏语名叫“阿吉拉姆”,取源于宗教艺术,多以神话故事为表现内容,戴着面具演出,早被列为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傅杨河看过藏戏《文成公主》,印象很深刻,只是没看过这样原生态的藏戏,听到之后便朝窗外看了一眼,就看见不远处一群藏民在跳藏戏,旁边围着黑压压一群人不断欢呼。因为隔着玻璃,又逆着光,看不大清楚。
早有一个叫张望的官员带着几个人出来迎接他们,拎了他们的行李箱。傅杨河下车与他们一一握手寒暄了几句,然后顺便介绍了一下他带的黄静晨,肖央,孙雷和赵小军他们,大概这一溜的帅哥站一排,个个出挑有气质,傅杨河自己看了也觉得老怀安慰,他这些弟子的确给他长排场,跳舞的,别的不说,个个盘亮条顺,说白了就是有气质!
介绍完之后,张望便跟着他们往住的地方走。路过那群跳藏戏的人的时候,因为大家都好奇,所以都扭头看着。这藏戏的乐器简单,只有一鼓一钹,但鼓点和钹声密急,让人听了就觉得振奋,傅杨河只觉得这一路的劳乏都散了,跟着热血沸腾,便立在人群外头看了一会。
夕阳已经快要落下,金色余晖照着那些人脸上戴着的藏戏面具,更显得那面具色彩鲜艳,凌冽狰狞。那些藏人都很高,目测大都180以上,有几个甚至可能超过190,个个体格健壮,像一座雄伟的山,动作热情而奔放,英姿勃发。
张望笑着,在密集的鼓点和钹声中靠近了傅杨河的耳朵,大声说:“你看,那是西文的班总。”
大型实景演出,需要雄厚的财力作为支撑,而这次《风花雪月》的出品方和投资方,就是西南文化旅游公司,也就是张望口中的西文。
张望不指,傅杨河也注意到那个班总了,他大概有一米九,戴着蓝色面具,脚蹬藏靴,身穿斜襟右衽棕灰藏袍,和藏民普遍的穿着习惯一样,外袍只穿左袖,露着右半边臂膀,里头穿的是镶金边的白色对襟内衫,但却是短发,干净爽利,在一群盘发的藏族男人里十分显眼,一看就是上层领导和底层员工搞联欢呢。
傅杨河是跳舞的人,大概是职业习惯,看人喜欢先看身材再看脸,对他来说,男人的形体远比长相更重要,而这个班总形体挺拔,骨架匀称,虽然戴着面具,可有这样的仪态,即便不看脸,也必然是个帅哥。这倒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他原以为这个老总会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已经有围观的群众看到了他们这群人,那群跳藏戏的也停了下来。张望赶紧笑着朝人群里招了招手,那个班总便伸手摘掉了脸上的面具,朝他们走了过来。
尽管傅杨河自己也算长相出众,也见多了各式各样的帅哥,但看到那个班总长相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
就像小唐说的,“不是一般的帅,是巨帅”啊。
对方看着大概跟他同龄,躯干高挺,和这边大部分男人一样,五官深邃,脸庞的线条冷峻硬朗,但却是个极英俊的男人,皮肤黝黑却光洁,是他和其他看起来略有些粗粝沧桑的藏族男人最大的区别。脖子里挂着的是日月星天珠,最引人注意的是那一双眸子,是他从没有见过的亮。
傅杨河第一眼看到班觉贡布,就觉得这男人纯粹,质朴,可眼睛里的精光能灼伤人。
三、男人味
从外表上看起来,班觉贡布绝对是无公害的那一类,他的帅气属于周正大气的那一卦,寡言少语反倒显得他这个人稳重成熟。但他骨子里流淌着康巴汉子的血,自有他狂野不羁的一面,甚至有些偏执和野蛮,容易走极端,就好像他打算要把傅杨河吃了的时候,盯着傅杨河直勾勾的饥饿眼神,傅杨河刚和那眼神对上,就知道自己要完蛋。
可在此之前,他就是被班觉贡布外表的沉闷寡言所蒙骗,导致一时疏忽大意。
班觉贡布和傅杨河想象中的康巴汉子又不一样。傅杨河自从知道了康巴汉子的那些香艳传闻之后,来的路上便搜了不少这方面的信息,也看到过许多康巴汉子的照片,清一色的黑红皮肤,盘着头发,穿着厚重,好像只看照片就能闻见他们身上的酥油茶和牦牛味。可是班觉贡布这样的大老板,除了五官和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已经和普通汉人无异,人家也是一个讲卫生,看着干净爽利的男人。 
这年头有钱的都是大爷,何况是他们这个项目的金主,算是他的老板,以后少不得要打交道的,傅杨河赶紧伸出手去,笑着打招呼说:“班总你好,我是傅杨河。”
“久仰。”班觉贡布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
很修长的一只手,肤色黝黑,指腹却比他想的要粗糙一点,衬得傅杨河的手愈发显得白嫩。 
“还以为你们天黑之前到不了了,一路辛苦了。”班觉贡布说,“等你们一天了。”
“班总,咱们别再外头站着了,里面请吧。”张望开口笑道。
班觉贡布这才松开了傅杨河的手,看见傅杨河背着的那个大包,伸手道:“给我吧。”
“不用不用……”傅杨河推脱了一下,可包已经被班觉贡布拎在了手里。高原不比平地,稍微拎点东西就容易累的气喘吁吁。傅杨河背起来累的气喘吁吁的包,班觉贡布却像是拎小鸡似的,仿佛浑身的力气用不完。
果然他们这群城里人和康巴汉子没法比。这班总看样子也是出身富贵,没干过什么活,但基因和生长环境摆在那里,就是甩他们几千里。班觉贡布很快就走到前面去了,傅杨河扭头看了小唐一眼,果不其然,看见小唐的眼睛盯着班觉贡布,恨不得能在他背后烧出两个洞来。这样的同志天菜,小唐自然不会放过。
“班总很爱跳舞么?”小唐偷偷问身旁的一个接待人员。
“这不是休息么,班总见员工在那跳藏戏,就过去看了一眼,结果被他们撺掇着跳了一会。我们班总难得跳这个,不过他跳的好着呢。”
这班总人生的英武帅气,话却不多,刚送他们上了楼,就被人叫下去了。傅杨河站在二楼的走廊里往下看,看到他在跟一个身形高挑,扎着大辫子的藏族姑娘说话,那姑娘头上戴着的头饰在夕阳下泛着光彩,充满了异域风情。而班觉贡布在她对面站着,夕阳下更显得高大挺拔,英俊绝伦。
小唐却没注意到那姑娘,而是注意到了旁边的一辆黑色越野车:“好车啊。”
孙雷是个车迷,不忘炫耀说:“路虎揽胜巅峰创世加长版,三百三。”
三百三,对于班总这样的人来说,只能算还可以。
《风花雪月》的演出场所初步定在附近不远处的景区里面。可是那景区是刚开发的,住宿的地方还没完全建好,他们要在这厂子里住上一段时间。不过这厂子大,房间也多,条件虽然简陋,却也干净。张望笑着说:“那傅老师,你们一路上也辛苦了,先休息一会,等会晚饭的时候我来叫你们。”
结果张望刚一走,小唐就关上门凑了上来:“那个班总……”
傅杨河看见小唐那满脸春心荡漾的模样,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往床上一瘫道:“你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
小唐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花痴,是个花痴的小基佬。
“我就饱饱眼福,我又没想要怎么样。哎,傅老师,你说他结婚了么,是直的么?”
“你要死啊,少数民族的同胞你也敢沾,去去去,去背一百遍八荣八耻。”
小唐笑嘻嘻地掏出手机:“……我搜搜看,叫什么来着,班觉贡布是吧?这名字应该不会有重名吧……”
小唐搜了一下,忽然放下手机,呆呆地看向傅杨河。
傅杨河:“怎么了?”
“你猜这个班总多大?”
傅杨河眯着眼不怀好意地一笑:“你不是说康巴汉子有名的器大活好么,我猜20。”
“一言不合又开车……我说正经的,年龄年龄!”
傅杨河这才收敛了笑容,问:“多大,三十?”
小唐以一种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表情:“他才二十三!跟我同龄!”
“……”傅杨河张了张嘴,“那……那他长的有点着急啊……”
他还以为班觉贡布至少要跟他一般年纪,看着怎么也有二十七八岁了。不过他也知道高原上紫外线强,风也大,这儿的人皮肤黑,又生的魁梧雄壮,年纪不好分辨也属正常:“二十三就做老总了,富二代吧?”
“我原来觉得刘汉是明星里最有男人味的帅哥了,可是跟这里的帅哥一比,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是一群行走的荷尔蒙啊,傅老师,你注意到他们的眼睛了么?尤其那个班总的,我靠,我看了腿都快软了,怎么那么亮,又淳朴又男人的那种精亮。我们真是来对地方了!”小唐还在叹息,“很多男人以为爷们就是不文明,霸道粗鲁爆粗话,看人家班总,这么文明,可就是雄性特质特别浓,肯定是至纯至阳,才二十三,你说他……”
“好了好了,别发春了,你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傅杨河踢了踢说,“回你屋里浪去。”
小唐歪在沙发上不肯动:“你一点都不心动?我的傅老师,傅哥哥,你是性冷淡呢还是无性恋啊,你难道要做一辈子童男子?”
“二十三……”傅杨河讪讪地说,“对我来说太嫩了点吧?”
“啧,”小唐爬起来,“怎么一点不懂年轻汉子的好。”
“年轻汉子肉体鲜美,皮紧肉嫩,一夜七次郎,这些我都知道,”傅杨河说,“可是我这人重思想,轻肉体呀!”
“那那个张跃,懂你了解你,年纪比你大,对你又痴心,追你那么久,你怎么也没答应?”
“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太白。”
“那你还是爱班总这一型的啊,”小唐说,“康巴汉子不止班总一个,你既然觉得他年轻,再瞅瞅别的,争取把你的处男之身贡献给可爱的少数民族同胞!……你别踢我啊,我说真的,来之前我叔还跟我说呢,说我三天两头地换对象,认识那么多男人,怎么也没给你介绍一个。”
“我们是来这工作的,不是来谈恋爱的。行了,你别荡漾了,回你屋收拾收拾去,别老欺负黄静晨他们,什么活都让他们干。”
“好不容易见到这么多康巴汉子,我一定帮你好好物色一个,争取不要再让你做老处男。”小唐一边往外走,一边哼道,“康巴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傅杨河把房门关上,才总算清净了一会,他不知道是他跟不上时代,还是他和小唐的性观念相差太大,对于性这件事,他一直跟小唐合不来。
他觉得性只是一时的,作为一个搞艺术的,他比较追求精神层面的满足。他要找的是灵魂伴侣,如果只是想追求器大活好的强壮男人,他其实并非找不到。
可是,人如果没有爱,反而被性所俘虏,又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呢,他不想做那样的人。他想要的是爱欲,爱和欲交融,灵肉合一,肉体的交融来自于灵魂的极度渴望,能死去亦能活来,才是他所求的。 
藏獒小说详情阅读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177417&chapterid=3
 

上一页     下一页
相关文章:
狗狗症状自检